当前位置> 首页 >  民生文化活动  >  民生文化学术研究
他们是谁?他们想干什么?
    更新时间: 2020-01-13     浏览次数:37

(一)

2019年,“环保小公主”风靡世界。西方国家有成千上万的学生跟着她罢课,媒体将闪光灯聚集在她身上,诺贝尔和平奖还向她招过手。
如此光环之下,小公主怼天怼地,怼大国元首,还怼她的父亲。面对咄咄逼人的气场,这些人只会反驳说“你小,不懂事。”,“别天真,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或者揭发她患过心理疾病。

 

如果我是通贝里,也不会把这些说教当回事。大人们不是经常用这些话搪塞孩子吗?地球兴亡,匹夫有责,即使一个有心理疾病的小女孩,难道不能为此发声吗?
 

还没有哪个媒体指出这件事的真正危害,那就是以通贝里为代表的一群人正在做完全错误的事。是的,她不是走极端,他们从开始就是错的。甚至,没有媒体指出他们是谁,以及他们真正想做什么。
 

他们不是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怪人,他们是挡在人类进步道路上的新路障,必须从根本上认清他们到底是谁,以及,他们究竟想干什么。

 

(二)

 

这些人不是环保人士,他们叫生态中心主义者。没听过?是的,这个概念目前还只在中国学术界有一定认知度,没闯入媒体圈。但是在西方,这个词已经大名鼎鼎,很有一些人光荣地以此自居。
 

这是他们给自己起的名字,作为对立面,象我这样只关注人类利益的人,被他们称为“人类中心主义者”。要记住,“人类中心主义”不是中性词汇,而是贬意词,类似于“异教徒”或者“反动派”。他们认为自己站立在道德至高点上,能代表人类的方向,这是他们敢于朝任何人挑战的底气。
 

生态中心主义产生于1933年,开始于“大地伦理学”,由美国人利奥波德创立,并在上世纪中叶形成完整体系。他们认为,从人类到毛毛虫,从飞鸟到游鱼,所有生物组成一个共同体。它具有不依赖人类而存在的先天价值,并且,这个神秘的生态价值高于人类价值。为了维护它,必须牺牲人类的利益。
 

生态中心主义所依据的不是科学告诉我们的事实,而是传统文人对大自然的印象与感悟。几乎在所有论据上他们都搞错了,把理论完全建筑在沙滩上。
 

首先,他们念念不忘保护地球,但却根本不知道地球是什么,以及它遭遇过什么。
 

地球是个天体,如果能用刀把它切成无数个一立方米的小块,99%是金属和熔岩,普通人看到的“大自然”,也就是有生命存在的地表部分,顶多占1%的样子。
 

什么才会真正危及地球呢?四十多亿年前,一颗火星大小的“星子”撞上地球,产生的碎片飞溅出去,形成了月球。如此大的灾难下,地球没有粉身碎骨,而是把这颗较小的天体变成自身的一部分。
 

在那个时代,不断有巨大天体撞击地球,让地表反复失去水和大气,然后又有天体带来大气和水。地球最终能拥有这两样生命的源泉,不过是个偶然现象。象火星那样一片死寂,才是正常天体应该有的样子。有没有生命,对地球本身毫无影响。
 

直到2.5亿年前,还有一颗五十公里直径的天体撞击地球,比灭绝恐龙的那一颗大得多,撞击点位于现在南极洲威尔克斯地的冰盖下面,直径达到480公里。类似规模的天文灾难每隔一定年份就会发生,地球对此无动于衷。
 

有时候,地球自己也会犯脾气。奥陶纪末期,由于气候变冷与海平面下降,灭绝了86%的物种。二叠纪末期,西伯利亚火山连续喷发十万年,与威尔克斯地天体撞击的效应叠加,灭绝了96%的物种,几乎将生命从地表上抹掉。
 

和地质运动、洋流与气候现象比较,生命产生的那点能量无足轻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地球根本不在乎它的表面有没有生命,更不需要渺小的人类去保护。
 

其次,生态中心主义虚构了一个“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小农社会,作为现代工业社会的对立面。而在那个他们心心念念要回归的时代中,人类与自然其实完全对立。
 

以中国为例,我们的祖先于八千年前开始务农,五千年前普遍进入农耕社会。当时,森林覆盖率达到60%。由于技术低下,只能以生物为能量和材料的来源。五千年下来,直到1949年,中国人把森林砍得只剩19%。正是煤与钢开启的工业文明,才使人类逐渐摆脱对生物燃料和生物材料的依赖。
 

真正能“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是采猎为主的原始社会。那时候,人类绝对不去改变环境,除了食物几乎没有索取。其结果就是平均寿命只有十几岁,70%的婴儿活不过五岁。为摆脱这种悲惨的命运,人类才开始改造环境,建立文明。
 

脑筋正常的人,会想回到那个年代吗?
 

再次,生态中心主义把当今各种自然灾难都说成是人类工业化的恶果,比如沙尘暴与厄尔尼诺现象。其实,这些自然现象早在人类诞生前就存在了千百万年。甚至,每次发生地震或者台风,就有人跳出来指责人类破坏了自然。
 

所有这些知识,生态中心主义文件里从来不讲。他们不是坏,不是故意隐瞒,他们就是无知。他们在描述传统文人常识里的世界,而不是科学揭示的世界。
 

他们是谁?他们首先是自称为知识分子的科盲。

 

(三)

 

没有正确论据,何来正确论点?生态主义伦理从基础上就漏洞百出。
 

他们声称,人类只是生命共同体的一部分,不高于任何一种生命。那么,其他生命又是如何生活呢?从我们熟悉的狼虫虎豹,到澳洲的野兔,美洲的鲤鱼,有哪个物种会关心生态?它们无节制地吞食食物,直到大面积死亡带来“生态平衡”。它们是“虎类中心主义者”或者“鳄类中心主义者”。
 

从古到今,只有人类能够拿出自己的资源照料其它物种。当今世界上存活的虎,一多半生活在人类建造的虎园里。大熊猫如果没有人类,早就成了灭绝物种。拿这么多资源去保护其它物种,这不正是人类高于其他生命的体现吗?
 

他们又声称,大自然不只具有“工具价值”,还有独立于人类的原生价值,罗尔斯顿更把它细化为十四种。可是翻开这个清单就会发现,它们仍然只是人类投射于环境的价值。
 

比如,罗尔斯顿认为大自然有宗教价值,能让人类敬畏和谦卑。可宗教价值不正是人类特有的价值吗?甚至,不同宗教会赋予同一个自然物以不同价值。冈仁波齐山是印度教和藏传佛教的神山,而《圣经》里面一个字都没提到它。哪里会有独立于人类的宗教价值?
 

又比如自然的审美价值,不过是在表达传统文人对自然的感受。寄情山水,从来都是他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如果必须“伐薪烧炭南山中”,把自己搞得“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我怀疑他们还能以审美姿态去看待自然。
 

当生态中心主义举例说明众生平等时,他们只会举北极熊这类远离人类社区的动物,或者白头鹰这种文化象征,或者藏羚羊这种人畜无害的动物。然而为阻止传染病,人类填埋水坑以防止蚊虫滋生。在丝绸之乡中国,几千年来人们杀死了无数的蚕。为根治血吸虫病,这几十年又杀死了无数的丁螺。
 

它们的生存权要不要保护?如果要贯彻生态中心主义理论,人类就不能为自己的生存而毁灭它们。当然,他们不会傻到枚举这些能犯众怒的例子,也从未提倡保护苍蝇和老鼠的生存权。所以,万物平等从开始就是谎言。
 

对于泰勒这样的极端生态主义者来说,砍死一株野花与杀死一个人同罪。如果把生态中心主义思想推向极致,那么任何人只要活着就得消耗资源,于是就有了原罪。他们真这么想吗?当然是!泰勒就公开声明,从生命共同体角度来看,人类从地球上消失是值得庆幸的。
他们是谁?他们是彻底的反文明、反人类分子。甚至比种族主义者更危险,后者至少不反对自己的同胞。

 

(四)

 

这些怪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当然不是,他们只是某些传统思想在今天的传承人。虽然用现代语言进行了包装,但只要深入到具体话语中,不难发现他们到底是谁。
 

这些人歌颂荒野,赞美未被人类污染的纯自然。一些极端分子如加里斯奈德,经常游走于山野,声称荒野才是更纯洁的文明。他们把“在大地上诗意地栖居”作为最高理想,要求人类在静观中感受自然的美,而不去做任何建设,包括旅游区都不能建。
 

施韦泽主张,有道德的人不打碎阳光下的冰晶,不摘树上的绿叶,不折断花枝,走路时小心谨慎以免踩死昆虫。对于有佛教传统的中国人来说,很容易看出这是一种什么心态。
 

是的,他们只是古代某些文人隐士和宗教徒的现代变种。如此反人类的思想,本来只是极少数人的呓语,没什么市场。从工业革命开始,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离开乡村进入城市,离开小城市进入大城市,离开欠发达国家进入发达国家。他们背朝荒野,面向文明,走着一条完全相反的路,很少有人会听生态中心主义的无病呻吟。
 

但是到了上世纪中叶,传统工业弊病爆发,资源危机、环境污染、食品问题接连出现,人类开始注重环保。这可是关乎每个人的问题,于是这些人乘势而上,披起环保外衣,兜售生态中心主义的私货。
 

环境保护是人类从自身利益出发形成的伟大事业,是文明的升级。搞环保是为了让人类生活得更好而不是相反,所以是彻底的人类中心主义,本来和生态中心主义水火不容。然而,后者屡屡利用公众认识上的模糊,把两者混为一谈,并且初见成效。通贝里被媒体称为“环保小公主”,说明这种混淆战术已经非常成功。
 

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环保首先在发达国家,进而在全球获得长足进步,生态中心主义者对此视而不见。经常看他们的宣传就会发现,这些人偏爱使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工业生产的影像资料。那时候的工厂烟雾腾腾,又脏又乱,他们不会拍摄已经改造过的干净的新工厂。
 

生态中心主义者产生于西方,那里有深厚的圣经文化,推崇末日审判,他们也编织出现代版的末日论。七十年代,他们认为人类文明会于2000年崩溃,后来推迟到2015年。既然现在还没有崩溃,他们又把这个日期推迟到22世纪初,或者三五十年后。
 

遥望基督教诞生时,很多信徒放弃财产,认真地等待世界末日。历史不过以新的包装重演了一遍。
 

中国有生态中心主义者吗?有!并且,有些学术界的粉丝已经开始将这套外国理论本土化。比如,已经有人宣称要“发扬中国五千年生态农耕文明的优势”。然而,这种农耕文明拼死拼活,也只能让四亿人过着“糠菜半年粮”的生活。真要发扬光大,另外十亿人怎么办?
新时期以来,中国在环保事业上取得了长足进步。1979年就制定了《环保法》,2008年又制定出《循环经济促进法》。环保事业在中国早就拥有了优先权。

 

在实际操作中,我国于1981年开始植树造林,数量之多冠于全球。通过技术进步,中国不断提高资源生产率。虽然仍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但已经远远高于当年。如今,中国已经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体系,完成了面积最多的沙漠治理。大量土地退耕还林或者还草。
 

但是,本土生态主义者对所有这些进步视而不见,他们抓住技术升级不足而产生的问题大加挞伐。其实不管什么水平的技术,只要是工业生产就得消耗资源,并产生废弃物。所以,他们永远有小辫子可以抓,直到人类放弃所有文明,陪着他们一起走向荒野。
 

从八十年代末开始,国内就有人越过环保界限,开始进行反人类宣传。如今,我们在公众舆论场里面已经能听到“人类就是地球之癌”、“为保护地球不惜灭绝人类”的说法。作为全球头号工业国,世界最大资源消耗国,生态中心主义不会放过我们。他们在西方制造的种种怪象,已经离中国不远。

 

(五)
 


今天的文明是多元的,能够容忍某些轻人类、重自然的想法,只要这些人不用它们干扰别人的生活。美国的阿米绪人出于宗教理由不使用任何工业品,但是除非进入他们的社区,不会强制别人放弃汽车,改坐马车。中国的终南山汇集了很多弃世的隐士,他们结庐自居,也从不走上大街向别人宣传隐士人生。
 

如此说来,完全可以给生态中心主义者划出一片保护区,禁止接入任何水电气、通讯和交通线路,让他们在里面拥抱大自然。美国电影《灵异村》讲的就是这么个故事,那个隐居地甚至连飞机都不会经过。
 

然而,生态中心主义者可不会这么安静。他们的理想就是通过法律,强迫世人接受所谓“生态伦理”。他们不会把时间用于植树种草,或者养育珍惜动物,而是颇颇向世人施压,不断宣传那套世界末日论。更有卡钦斯基这种生态恐怖分子。躲在荒山野岭,却向大学校园投寄炸弹,发泄对科学技术的不满。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他们不搞环保,不搞环保,不搞环保。他们虽然宣传的是自然,针对的仍然是人。他们的目标是掌握权力,改变法律。不把人类文明扭转180度,他们不会停止自己的喧嚣。
 

好吧,这群人可以在发达国家随便折腾,但是绝不能让这种思潮在中国膨胀。他们反科学、反进步、反文明。我们发展科学,追求进步,建设文明。
 

这样分工不是很好吗?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