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文艺出版  >  科学文艺图书
钟拓奇:开中国技术惊险小说先河
    更新时间: 2013-03-04     浏览次数:2588

一个科幻迷、一个商业管理硕士、一个企业运作人、一个世界旅行人、一个摄影人,今天,前面所有的特征糅合成新的钟拓奇,和他在中文文字中最前沿的技术惊险:技术、科幻、军事、悬念、侦探和背景中的社会。

       2012年年初的时候,和钟拓奇有过第一次对话。那时,他计划中的“墨龙”系列技术惊险小说刚刚出版,一年过去,钟拓奇先生已经出版了十部作品,数量为国内科幻界第一,并获得了第三届华语长篇小说星云银奖。

    钟拓奇的文字和他的人一样,朴实而又简单,没有华丽辞藻,没有娇柔做作。如果说钟拓奇的文字,乃至他的小说名称都不夺人眼球的话,那是因为他的所有心血都倾注到了真实的人物,真实的故事,真实的细节中。很少人不会第二遍再读他的同一个故事,因为每一次都会发现新的内涵和深意。

雾姐:作为一种新兴的小说类型,国内的读者尚不了解这一类型小说,您可不可以再详细介绍一下什么是技术惊疑小说。

       钟拓奇:技术惊险小说 (Techno Thriller) 是一种混合型的小说风格。它涵括了间谍、动作、科幻、军事、悬疑、侦探和推理等小说归类。它的具体特征是每一个故事必定有着相当的知识性,并包括许多准确 的技术细节,特别是那些尚待开发的技术内容和细节,它们通过故事情节得到完美体现。每一个技术惊险故事都必定栩栩如生、紧张刺激,故事情节结构严谨、环环相扣,一口气读下来酣畅淋漓。同时,读者也能学到包括电子、信息、医学、军事、情报、法律、历史和其他方面的知识。技术惊险小说在美国和欧洲是所有虚构小说的主体,也是绝大多数好莱坞大片的底稿。汤姆·克兰西的《猎杀“红十月”号》、《惊天核网》、《分裂细胞》是这一类型小说的代表作。

     雾姐:据我了解,国内并没有这一小说归类,是什么促使您决定将这一概念引入国内。

     钟拓奇:喜爱科幻小说的读者不难看出,在西方通俗文学的舞台上,此类小说一直经久不衰,饱受大众喜爱, 并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科幻小说家,而且越来越多的科幻小说被改编成电影被更多的观众所熟知,在中国新老科幻作家们不断努力,但是中国科幻并没有重大的发展,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是市场化不够,缺少群众基础和影视作品的支持,而技术惊疑小说作为中间的桥梁,可以带动整个科幻产业的发展。

     雾姐:《黄金四十八小时》是您在国内出版的第一部作品,可不可以向我们讲述一下是一个怎么样的故事?

     钟拓奇:好的。黄金四十八小时主要讲述在缅甸的一个偏僻小山村爆发了疑似SARS的病毒,中时卫星发现该地区地下有数量巨大的黄金,足以绕乱国际金融局势。各国势力齐聚这一地区,中国墨龙组织也派出了以李古力为首的精锐小队进入这一地区调查真相。书中详细描述了各种技术数据,比如病毒和细菌的不同,缅甸爆发SARS,以现代化的运输方式,多少时间可以扩散至中国全境。比如世界黄金储量有多少。读者在阅读紧张刺激的故事同时,还能学到新的知识,了解国际最新的科技动态,可以说是一具多得。

     雾姐:您的第二本书《上海最后时刻》获得了华语星云奖,这又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钟拓奇:《上海:最后时刻》是一个国际间谍背景下的灾难故事:地球南北极冰川融化,上海瓢泼大雨,海水上涨,长江水流倒灌,居民们向西撤退,而正是在这个时刻,平时貌似冷漠的人性归真并爆发。平时吝啬的小超市老板,无人不偷的街角小偷,与人无争的学术老师,无证经营的农民工幼儿园的院长和进城打工还没有找到工作的渔民的儿子唐强,他们心底里的善良让人们对战胜灾难有了信心。做为技术惊疑小说,书中同样有大量的技术数据,包括上海每一个地点的海拔高度,会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有读者的在我的微博上留言说:“我觉得你的书(中的情节)是你曾经看到的景象。”这就是普通人的魅力。普通人的存在和普通人的人性拉近了作者和读者的距离,让读者也体验到作者创作灵感冲动的那一刻。《上海:最后时刻》是一个技术惊险故事,因为其中有国际间谍的谍战故事,但更多的,它是一个当代中国的人性的故事。

雾姐:今年“墨龙”七部的五,六,七,即科幻作品《奇点三部曲》(《隐敌》《智太危机》《侵袭》又想要表达什么?

     钟拓奇:这一系列主要讲述的是人工智慧,我在书中对普通人做了新的诠释。在这个介绍暗物质暗能量和人工智慧机器人世界的科幻长篇里,普通人和占有更多社会资源的非普通人们产生了巨大的冲突。乞丐、拆迁户、城管、慈善家、相亲节目的主持人、武师、教师、古董商、市长、海归、犹太人等各种人物的生命轨道因为不同的事件而交集在一起。

     在这个故事里,更多的是宿命,更多的似乎无可奈何,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有权有势有钱的非普通人们。因为他们所有的人在忙于自己利益的时候,他们显然都不知道,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而这个隐藏在他们中间的敌人,却是来自暗物质世界的人工智慧,并且有着摧毁他们所有人赖以生存的地球于一旦的能量。

   这种宿命感让读者很容易地得出一个结论,即不管一个人的权势和金钱是如何的不可一世,但归根结底,它们都是不可靠的,它们都可能会因为一个简单的微博段子而葬送,而普通人却能相对平稳地在时代的变迁中适应和生存。

     普通人历来为现实主义小说所重视,俄国普希金的《驿站长》中的驿站长,果戈理《外套》中的阿卡基耶维奇,契诃夫《套中人》里的毕理可夫就曾经在中国风靡一时。科幻故事历来是英雄们的故事,所以,在科幻故事里让普通人感动读者,让普通人的细微末节升华到和地球乃至宇宙共存亡。

    雾姐:在2012年还出版了两本少儿作品,也可以给我们讲一下么?

     钟拓奇:好的,《丝绸之路历险记》的故事以常乐、吴天等少年为主角,讲述了讲四个孩子得到能召唤神灵的古老卷轴,并因此引来邪恶金眼以及手下的觊觎,最终历尽艰辛,打败邪恶势力的故事。引领孩子们“进入”了一个神奇的卷轴世界。在书中融入了很多中国的元素。其实,任何一部成功的儿童奇幻作品,在那一个个原本就很神奇的故事当中,必然会存在着本民族的文化和其他的符号。和市面上那些普通的少儿图书的教育主题、以及科幻图书的科学探索主题相比,儿童奇幻类图书的主题可谓是完全脱离了现实的生活,而指向一个个奇异瑰丽的幻想世界。《丝绸之路历险记》的幻想超越了童话的界限,摆脱了科普的束缚,让一个个幻想世界与真实世界密切地贴合在一起,以华丽、精致的叙述风格,在不知不觉中营造出儿童奇幻独特的风韵。《丝绸之路历险记》主题是团结、互助、友爱、正义、勇敢……所有的故事都围绕这些主题展开。不论遇上甚么凶险,不利的形势,友爱长存;在正义与邪恶的战斗中,团结就是力量;在面对人性的弱点和恐惧、黑暗和死亡时,勇敢互助将克服一切困难。

        现在,很多孩子对说教灌输式的知识并不感兴趣,甚至是相当的反感。这与课外读物的品种单调、观念陈旧、形式古板等都有很直接的关系。正如蒙台梭利所说的那样,儿童并不是一个事事依赖我们的呆滞的生命,也不是一个需要我们去填充的空容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是儿童创造了成人;不经历童年,不经过儿童在童年时期的创造,就不存在成人。《丝绸之路历险记》始终贯穿着关于丝绸之路的丰富的科普知识,但是绝不单纯说教。作为知识奇幻这样一种相对比较新颖的尝试,我始终都在以健康向上且新鲜有趣的故事情节,来引发小读者们强烈的阅读欲望,使他们在充满趣味的阅读中学到很多知识。

     雾姐:在2012年您还出版了一部与他人合作的小说,《红石星战记》是一本奇幻故事,您的创作动机是什么?

     钟拓奇:与我合作的是三生石,新锐悬疑写手,在台湾和大陆地区出版过多部悬疑小说,是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创作动机源于中国科幻小说惨淡的现状,而作为科幻小说一个门类的奇幻小说却借助网络,聚拢了相当高的人气。《红石星战记》就是我的一次尝试,这不也不是一本传统的奇幻小说,在创作过程中融入了诸多的因素,希望可以引起年轻读者的共鸣和认同。书中还巧妙的隐喻了现实,但我想强调的是,《红石星战记》真的只是一本奇幻小说!

     雾姐:2013年已经到来,在新的一年里您有什么计划

     钟拓奇:在新的一年里计划出版墨龙系列的最后三本《绝密基因档案》《蓝海奇渊》以及大结局《光暗危机》(暂定名),还有为中国市场量身打造的《鬼踪异迹》系列六本。

     雾姐:好的,希望您在新的一年里更上一层楼,再创佳绩。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