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出版  >  科技文化图书
“严禁创新”的中国科技体制(二)
    更新时间: 2018-03-02     浏览次数:704

这个局面让人窒息的程度到什么地步?

 

这是一个被我们当作非常正面介绍的中国超级钢科技进步的案例。如果仅仅是一个科技成果发到《Science》这种科技界膜拜的刊物上到也罢了,但这种特种钢可是有重大军工价值的!中国人在重大军事科技上的进步也要以交给美国评审认可为准,而且还为此洋洋得意,是不是让人有快要发疯的感觉?
 

论文的发表有这么一个过程,先要交给特定刊物的审稿人,这意味着作为审稿人和这个刊物不仅拥有了查看相应领域优秀论文的优先权,而且拥有了汇集相应领域所有优秀研究成果的便利。中国为鼓励科技创新的投资,有一部分会变成经费交给这些刊物,而后中国人要看的话得再花钱从这些刊物订阅。
 

SCI并不一定要求论文的语言,但要求参考文献必须是英文的(SCI本身就是以引文也就是参考文献为测量基准)。这些论文发到国外,以英文发表还好说,如果是以日文或德文发表就更惨了,反而造成中国人利用的困难。如果这些科技成果有商用的价值,在企业里一般要再经过翻译才能被大多数希望利用的中国工程师利用,这又会存在一定的延后。
 

中国花费了巨大的科技投资,研究出来成果后又绝大部分都交给美国、英国去审核,这样的局面意味着什么?我们表面看起来繁荣的科技论文数量,事实上是在帮助维持美国、英国等国家的科技领先地位。
 

为什么我们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一下,别说是美国和英国等国的顶尖科学家的优秀研究论文,就是埃塞俄比亚、肯尼亚、越南、菲律宾等第三世界国家的优秀学者们发表论文时,到什么时候会想到首先选择中国的科技刊物?很遗憾,不仅在前面所说的统计数据里根本就没有这一项指标(最多只查到2016年国内刊物上列入CSTPCD收录的国际联合研究发表论文数量为8096篇,其中海外作者作为第一作者发表的为3921篇),而且整个中国科技界、科技部、教育部是否想到过这是一个必需要去努力奋斗的科技汇聚能力的目标?
 

当然,我们也可以自我安慰说,事情总得有一个过程嘛,你看每年中国SCI刊物不是一直在增长吗?中国刊物的影响力是随着中国科技研发实力的增长而有一定的滞后。未来随着SCI刊物的增长,中国的优秀科技论文那不就不用交给国外了吗?
 

如果再更仔细地看看中国被列入SCI的刊物是什么,就更是要疯掉了——居然有相当大一部分也是英文的!如果嫌这荒唐得程度还不够的话,中国科协、财政部、教育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等单位投入资金支持的《中国科技期刊国际影响力提升计划》更是要让中国人肺都要气炸了。
 

可别以为真是要总体上提升中国的刊物国际影响力并对它们给予资助,而只是要资助中国出版的英文刊物,你没看错——只有中国出版的英文刊物才是这个计划资助的对象,中文刊物是被歧视的!你能想象支持这个计划的那些单位,真的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和学术机构,而不是美国的吗?
我们搞了“百人”“千人”“青千”“万人”“青拨”“长江”“青长”“杰青”“优青”......花了那么多钱兴高采烈地吸引国内外顶尖人才,再花巨资给他们去做研究,忙活了半天研究出来结果最后又基本上绝大部分交给国外,为国际科学事业做贡献了,我们还为此得意洋洋当作自己的成就。等把钱花完了,他们再回到国外去?那中国得到的是什么?只是一个名声和SCI论文的娱乐打榜数字吗?

 

当然,我们不能以简单的民粹主义来看待这些问题。科学是没有国界的,科学成果可以交给任何国家的刊物去发表。但正因为如此,它确实就有一个没有国界地谁的成果交给谁的问题。如果你说没国界的意思只是它意味着中国的科技成果交给别人,别人的成果都不会交给中国,你不觉得这个看起来很神圣的观点让中国纳税人实在是太憋屈了吗?
 

当然,如果一个国家科技能力太弱,投入很少,每年科技论很少,在这个问题上也就的确不应该讲究太多了。但像中国这样要实现“中国梦”,科技论文产量都已经全球第一、优秀的科技论文数量也在向第一迈进,科技研发投入也越来越大的时候,还是科技成果绝大部分都无国界地交给别人,这个恐怕说不过去吧?过去我们从科学无国界的交流中是占了便宜的,现在回报一下不是不可以,但不能永远没完没了是不是?
 

且慢,本文标题说得可是“严禁创新”的中国科技体制,就算我们纯粹是为国际科学事业做贡献,花钱吸引国外人才回来在中国获得创新的科技成果也算不错啊!?但是,如果我们深入了解中国科技的体制,就会理解它们对创新窒息到什么程度。

 

严禁创新

 

仅仅有促进科技创新的意愿和宏观指导方向是远远不够的,必须通过最后具体的制度和操作层面的规则来落地。搞清楚中国的科技体制是怎么最终落地的,它们的影响是什么,才会明白它们实际上起到的作用究竟是“促进”还是“严禁创新”。
 

如果仅仅是论文都用英文且发表到国外,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所在。科技论文在相应刊物上发表主要得通过的关是这个刊物组织的“同行评审”。因此,中国学术界主要认可国外的科技刊物,事实上带来的一个深刻问题就是在科技成果的判断上对国外同行的深重依赖(尽管很多国外刊物的审稿人事实上已经是中国学者)。这直接对应的问题就是中国的学术界难以对自己的成果做出有效的判断。
 

要想立项获得科研经费支持,首先得是各种“指南”里有的。如果指南里根本就没有,那你就彻底歇菜吧。指南是怎么来的?立项评审的各种规则是如何对项目进行取舍的?因为中国学术界对自己判断能力深刻的怀疑和缺乏信任,就只能依赖国外同行的判断。所以,在立项评审规则中大量存在的判断依据就是:有没有来自国外的相应“参考文献”。如果没有,那么相应的分数是不可能高的。
 

什么是原创?简单点说就是你找不到参考文献,因为只要存在参考文献,说明已经有人谈到这个原理,那你能做的最多就只是改进、修正和验证别人的原创了。我们在对SCI引文数据崇拜的时候需要仔细想明白一个细小的、但却是天壤之别的差异:自己的论文被他人引用数字很高才是很牛的,而不是你引用别人的东西越多就越牛。
 

可是问题在于:最初开始进行立项的时候,别说是论文,连研究都还没正式开始,哪来的被引文数据?可是中国太过于依赖SCI这种类似娱乐圈的打榜判定标准,必须得有引文,那就只能有来自国外的参考文献,引用的参考文献越多评审分数就越高。这样从一开始你就没法做原创的东西。
 

所以,有原创性的项目在中国科技界是绝对不可能获得立项的,更别提指南里根本就没有的原创了——唯SCI是从必须面对一个痛苦的事实:SCI只能判定结果,却不能对“在一开始判断哪些才是可以做出高引文成果的项目”的工作有任何帮助。
 

无论在中兴、数码视讯还是在我自己创业的公司,我都直接负责过很多科技项目的立项,看过相应的评分标准,唯一的感觉就是:所有字里行间透露的就是一句让人根本喘不过气来的话——只许模仿,严禁创新。
 

在一次军方根据模仿美军最新研究的技术进行预研招标上,我们提出了完全原创的飞轮船技术。看过之后评审组的专家们刚开始目瞪口呆,然后是疑惑不解地问这样的问题:
 

“你们的船都跑起来了还参加预研招标做什么呢?”
 

说得也是,我们都已经跑起来的产品,比这个模仿自国外的预研项目要达成的目标产品性能指标还要好得多,那还预研什么呢?但是,如果按这模仿的思路走,一般从预研到成为产品路还长着呢!光预研阶段一般就得3年。到和我们现在产品差不多的阶段,那至少得是8年、10年以后的事情了。
“你们这样的话不是把我们这个预研项目给废了吗?”

 

这、这、这...这我们还能再说什么呢?当然,项目组织方对我们还是非常客气,一再表示感谢对该项目的支持。我们也能理解,在现有体制下,他们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国内原创技术。现有的研究体制就是根据国内绝无可能有原创性的领先产品技术这个大前提而设计的。如果采用国内的原创技术,绝对是要“违反原则制度”的。
 

我参加过一次高校人才交流的活动。有一位从国外归国的博士,他被提的问题和建议当然主要是关于在国外发表SSCI论文的情况。虽然这位海归博士试图委婉地阐述一下现实状况说“其实现在国外大量顶级刊物都跑来中国争抢优秀论文”,他努力地想表示中国现在研究水平在迅速提升,中国刊物发表的论文水平也不错,但架不住在交谈中面试老师对在国外发表论文的极端重视,最后不得不一再表忠心:一定会大力加强在国外发表论文的工作。
 

最高水平的高校成果和论文必须是英文,必须发到国外SCI刊物上。这不是哪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已经成为中国高校普遍默认的最基本标准了。
 

潘建伟的量子通讯现在如日中天,但当年他刚回国时可是申请经费基本上通不过的。后来为什么很容易了呢?因为他曾发的论文居然被国外评为20世纪最重要21篇物理学论文。不仅打榜成功,而且进入超级榜单,随后科研经费就止不住地批下来了。
 

另一个案例是韩春雨事件,仅仅因为在国外著名刊物上发了论文,一下大批经费就下来了。可是后来发现相应的实验不能重复,引起一场风波。其实我在看很多基因项目时与多位专业的分子生物学的人士深入讨论过,在这个领域里,论文里谈到的实验难以重复并不是一个罕见的事情。只是因为韩春雨的事情搞得太大,经费下来的太多引起的风波大了一些而已。
 

有没有因此认真思考过最深层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如此盲目地倚重国外的判断呢?
 

中国有句俗话: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做出创新、甚至原创性的创新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最关键的是:如果不具备对创新、尤其原始创新的判断能力,以及由此形成的汇聚能力,其他一切都等于或近似等于零。无论你多么渴望创新,到最终落地的时候都会变成一堆禁止创新的规则。
 

因为自己缺乏对创新的判断,所以要用国外已经存在的东西去拿到经费,最后即使只是做出一些改进也是把成果交到国外,如果做不出什么新结果,只要把别人搞的结果能重复出来,那也好交差,很容易就结题了。以SCI这样看似国际高标准的打榜数字作依据其实是有奥妙的,因为在国外创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SCI论文里也有相当大比例属于创新性不大,但看起来质量很高的论文(写作、引文等极为规范,插图、表格、实验数据等非常漂亮,数学公式推导严密,动用的数学知识工具尽可能地高深),只要不太动脑子重复做些东西,不太适合搞创新性研究的大量人员也可以相对比较容易混下去了嘛!否则让人家怎么过日子?
 

况且人家有些老师就只是想好好教下书,非得让人家写论文才能提职称,那不大量提供一些无创新的高质量论文通道怎么办?再者有些官员需要有些学术职称的头衔,哪有那么多时间搞创新性的研究。如果能有比较容易完成的论文通道,问题就比较好解决了嘛!而如果是全新的东西,没人能判断,最后万一搞不出结果就不好交待了。因为没有任何人看得懂,就算有中国人看懂了也不能认为、不能承认是看懂了。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3001370号-1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