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文化出版  >  科技文化图书
“严禁创新”的中国科技体制(六)
    更新时间: 2018-03-09     浏览次数:711

如何跨学科?

 

即使在西方学术界,除了极少数像仿生学这样的学科只是有一些很粗略的框架外,也没人说得清到底跨学科该通过怎么样系统的方法来规范。虽然他们有能力看懂跨学科的东西,也大多是通过一种机缘和对科学基本精神和原则潜意识里的遵从实现的。数以千计的不同学科,它们之间结合的形式从理论上说其可能性空间会是一个天文数字,怎么才能知道要跨哪些不同的学科?这没法提前预测。只是因为国外同行普遍知识面很宽,因此他们有机会从事以及判断跨学科的研究。

 

我是怎么系统解决这个问题的呢?理论原理上说起来很简单,如果有一个跨学科研究的全集,就可以把理论上存在的一切跨学科问题全都变成这种方法体系的子集。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就意味着得先把理论上存在的(至少是当前存在的)一切科学的学科全部研究完!

 

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如果做不到,那只是没找到合适的科学方法而已。

 

通过找到适应于一切科学的两大工具和一个原则,以及知识信息相干压缩方法,我找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途径。

 

其他专家们读书都是找到自己的专业,在相应专业领域里看文献。而我是根据中图法分类目录,根据知识信息压缩方法的原理,从A一直读到Z,研究完了22个字母。那不是还有4个字母没研究吗?对不起,L、M、W、Y,中图法里没有使用。有很多文章谈哈佛大学的学生读得书如何多,知识面如何宽。但可以肯定地说,无论哈佛、普林斯顿、斯坦福、宾夕法尼亚、牛津、剑桥、巴黎大学.....这些学校从建校开始直到现在所有学生和教授中,任何人读的书跨度都是很有限的。因为我刻意地跨过了当今科学数以千计的所有学科和专业,从而建立起了跨学科研究的全集。这是跨学科跨度的理论极限。我之所以能这么肯定有史以来所有SCI论文都没解决以上难题,就是因为我的研究从内在知识上遍历了所有这些文献。

 

把所有学科全研究完,看似难如登天,其实是比只研究部分要简单得多了。因为如果只考虑部分学科的话,它们的排列组合是一个与学科数量n的阶乘成正比的超级天文数字。但如果只是研究学科,就算全体,再大也只是n的问题。只要是与问题复杂度n成线性关系的问题,它在今天的科技时代就是可解的问题——是不是换个思路天地宽?!

 

当然,读者千万别误会,我谈到的这种跨一切学科的全科型方法绝对不是要对专业价值有任何轻视。知识信息压缩有无损的方法,更主要的是有损的方法,就是要为特定的研究目的适当地暂时舍弃特定的细节,这可以极大幅度地降低需要吸收和学习的信息量。但如果目的就是要解决专业内的特定细节问题,这些细节就绝对不能被舍弃了。我所提供的方法不仅不对高度专注细节的专业知识有任何轻视,反而也会极大地有助于为其提供更高学习和研究的效率。

 

为什么跨学科要跨到全体科学领域的程度?一方面是从纯理论和学术上说需要这样,另一方面也是有很强现实意义的。因为很多学科真正科学的研究必须要跨越全体科学的知识结构支持,例如经济学、历史学等。如果没有这样的跨学科理论基础作支持,相应的学科研究是很难落地的。仿生学的研究相对成功率较高,而有些学者以经济学为参照,试图跨学科地将其方法引入到其他学科的工作就很可能面对基础脆弱的问题。例如长沙国防科技大学的沙基昌教授是位数学家,他引入经济学的思想方法试图将战争理论数学化,创立了数理战术学。另外象皖南医学院的沈律和南京大学的沈豪是搞生命科学的专家,他们以经济学的均衡等概念为启示,想建立一套数学方法来解决生命科学的问题,并把他们的研究成果推荐给我。这种在中国极为难得的跨学科研究本身是很值得尊敬和鼓励的。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他们作为样板的经济学方法本身就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均衡概念在经济学内部长期存在强烈的争议,我在新建立的“科学经济学”中并没有完全抛弃均衡的概念,但只是将它作为一个特例,并且是一种经济死亡状态(或叫“红海”)的特例。被类似处理的还有稀缺性等概念。如果没有全科型知识结构为基础的跨学科理论基础,在相应的跨学科研究中很容易掉进陷阱里。

 

中国原创之路就在眼前

 

有学者问我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研究结果通过“正常”渠道发表到科技刊物上。真不是我不想这么做,也不是我没在正常科技刊物上发表过通信等我自己原来专业主题的论文,而是我这些可以跨一切学科的研究成果,你先告诉我该在哪个专业刊物上发表?有哪个中国的同行评审理论上有可能通过?最接近的学科算是哲学的认识论、科学哲学、自然辩证法与科学学,我也很早就深入研究过所有这些学科的内容,但我的研究方法与这些学科完全不同,甚至于总体上说我是连哲学的认识论、科学哲学和自然辩证法这三个学科本身都持否定态度的。因为我是要让自己的研究成为纯粹的科学,而不是哲学,虽然这三个学科加上科学学可以作为我的学术研究历史渊源来参考理解。可以说我事实上已经创立了一个全新的学科,现在全世界都还没有这个学科的专业刊物。这才叫原创,并且是专门研究科学原创的原创。原创到出现新学科级别,就是没有同行,这怎么来安排同行评审?刚开始没有同行当然不是说就可以随意自成体系,而是更要追求与一般科学原则的符合与遵守。权且把这个学科就叫“原创学”吧!《实验、测量与科学》就是原创学第一本著作,有兴趣的科学家请与我联系,咱们一起来共建一个《原创》的刊物吧!英国有《自然》(Nature),美国有《科学》(Science),中国剩下的唯一机会只有《原创》(Original)了。

 

什么是原创学呢?这个学科可以这么定义:原创学就是以科学自身的基本规律和工具为基础,研究一切科技创新,包括但不限于原创性的、颠覆性的、跨学科尤其是跨越自然与社会科学的创新规律和方法的科学。

 

根据原创学的研究,科技创新有这样六个不同的级别或层次:

 

科学级:影响和提升整个科学层次。
 

学科级:出现新学科。
 

体系级:出现整套的新理论、颠覆性的新体系、对已有规律进行全新的系统整合。
 

规律级:发现新的公式、新的现象、新的定律、新的原理、证明新的定理、提升测量根本能力(分辩力)等。
 

补充级:对已有规律进行修正、补充、完善。补充测量数据使其更完备。修改用词、整理已有理论体系使其更规范。
 

重复级:重复已有的工作。如”综述、浅析、初探.....“之类,一看论文标题就知道是属于重复级的,真不是作者谦虚。

 

中国学者们做的事情属于哪个级别,中国科技发展计划准备达到哪个层次,可以先自己对号入座。为什么中国很难出诺贝尔奖级别的创新,因为这个奖只可能出现在规律级以上层次。甚至主要只是体系级以上,以及规律级中最杰出者。所以,如果只是补充级以下的工作,就算是一般的规律级,被引用数字就是撑破天也绝不可能得奖。创新的级别层次才是最重要的,创新工作层级越高,就越是别考虑打榜数字的问题。100万篇重复级和补充级的论文,无论其论文质量多高,被引用次数有多少,都顶不上一个体系级的创新。所以,不要看笼统的科技论文数量有多少以及引用多少的数字。如果它们大部分都是属于是重复级(就算SCI里最顶级的《自然》和《科学》也有大量重复级的论文),说难听点除了自己评职称外有个鬼用,最多就是培养了一些人。研究工作最终能达到什么层次,从立项的一开始就注定了。中国科技体制的评审标准,基本上就是只有补充级以下层次的研究工作才有可能获得立项。中国的同行评审,则会彻底封死体系级以上的研究工作。

 

根据我所提出的学科建设的共轭标准,必须同时存在一个“原创测量学”。原创测量学就是以普通测量学为基础,以知识信息压缩方法、统计学、科技情报检索、网络与计算技术、全科型知识结构、心理学、数理逻辑、科技发展史等为工具,测量科技创新现象和评估相应测量误差的专业测量学。

 

如果整个中国科技界最高的目标就是没出息的入门级参赛选手更高打榜分数,无论有多大的投资,有多少科技人员,能指望干出有多大出息的事情?真有本事的就原创几个刚开始没有同行,但却有重大科学影响力的新专业学科玩玩,去同行评审一下其他科技发达国家顶尖科学家们提交来的论文。对人体来说,缺什么就该补什么。中国科技界缺的就是跨学科和原创,现在我们就来用原创学好好地把这一课给恶补一下吧!

 

我写的书从本专业的通信,到生态,粮食,人口,军事战略,纯电动.....我是农业部请我做创业导师,在军事学院讲过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数学原理的课,在石油行业的论坛上讲过纯电动,我常年是北京高科技企业的国际市场导师,冶金行业的云铝股份的独立董事,人工智能视频监控领域的领导者宇视科技的管理顾问,中央民族大学的客座教授,我投资了船舶领域的原创性超高速飞轮船技术,马上将会出版重建整个经济学的《科学经济学原理》......如果没有系统的相应方法为前提就这么干,仅凭这种行为本身基本上就可判定为民科,或者断定什么都懂的人肯定是什么都不懂。有很多学者一上来也想这么判定我,但很快就会惊讶地发现不仅不可能做到,而且反过来了。因为无论对方专业是什么,只要告诉我他的专业是什么,是内行人都不需要太长时间,几个回合里对方就会明白我在他所从事的专业领域里理解有多深。不仅如此,很快我就知道对方不懂的确切知识边界在哪里,我可以告诉他如果要想补上自己的知识缺陷该看什么书,该怎么查相应的文献。中国学者们的知识面一般情况下,说好听点讲是都很专,说不好听点是都很狭窄,狭窄到正好不可能有原创性思维的程度。如果其关注的问题稍宽一点呢,基本上又都是浮在水面上的民科。

 

希望人们能充分理解和意识到,我研究的东西就是专门判断什么是科学的。理解这些基本的逻辑并不复杂,也不神秘。

 

 

作者简介   汪涛

 

 

独立学者

人类第三次科学革命倡导者,纯科学理论体系创始人
 

云铝股份(000807)独立董事
 

浙江宇视科技 顾问
 

上海析易船舶 联合创始人
 

中央民族大学中俄能源研究院 客座教授
 

中关村长风联盟 国际化导师
 

中国农投会、中关村京港澳青年创新中心等创业导师
 

曾为中兴通讯(000063)国际市场管理体系的奠基人


著 作:
 

《通播网宣言》
 

《生态社会人口论》
 

《超越战争论——战争与和平的数学原理》
 

《实验、测量与科学》
 

《即将来临的粮食世界大战》(即将出版)
 

《纯电动拯救世界》(即将重新出版)
 

《科学经济学——看见看不见的手》(即将出版)


评论信息:
姓名: *
评论内容: *
验证码: *

地址:重庆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渝ICP备11000268号-9

版权所有 © 2013    重庆玛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2250975885 地址:南岸区南坪南兴路62号西部美博城4楼 热线:023-62668537
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r\n"); templateBuilder.Append(" \r\n"); Response.Write(templateBuilder.ToStr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