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产业版图
努力书写“宇宙全史” 姜云生 (上)
    更新时间:2013-12-30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伽利略说:“真理不在蒙满灰尘的权威著作中,而是在宇宙、自然界这部伟大的无字书中。”因此,千百年来,守望宇宙,探索未知的不仅有视其为使命和追求的科学家,还有珍爱生命、追寻人生意义的文学家,史学家,人文科学家……科幻文学家是其中独特的一类,他们以科学发现为依据,用诗歌、小说的形式,抒发人类心灵对自然、生命、宇宙的好奇和探寻。在中国科幻文艺领域有重大影响的上海科幻作家姜云生就是其中的一位。学历史学出身的他,创作科幻小说和诗歌大都以宇宙为背景,作品在海内外多次得奖。他认为:“科幻作品的哲学内涵在于人类对自身命运及宇宙存在的思考与探索;好的科幻作品应该是生动形象地撩开宇宙及人类自身神秘面纱的创意作品。”近年来,他用英文写作发表了一系列寄托着他对自然、对人类命运及宇宙存在的思考与探索的科学理诗,在海外很受欢迎。
 

   今年八月,本刊记者专门访问了他--------
 

 

问:您是学历史的,为什么偏偏对科幻创作情有独钟?您体会历史和科学幻想有什么特别的链接点吗?
 

答:1962年我考上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当时,为了强化新生的史学基础教育,我们的《世界通史》课由一级教授周谷城先生亲自执鞭。周先生中、英文根底都很扎实;学问博大精深,课徒传道深入浅出,在国内外史学界都享有盛名。周著两本通史自上世纪40年代出版后,一版再版,直至1982年仍被列为全国高等院校文科教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的《世界通史》第一篇第一章凡25页,从宇宙大略、地球的生成一直讲到人类起源,所据都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国际上最权威的研究成果。
 

我们今天对宇宙的认识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周著《世界通史》开卷所述宇宙框架(例如关于宇宙未来的三种假设)依然可资参考。这样的通史教材,将人类文明史纳入一个恢宏的宇宙框架之中,让学历史的人在入门之时,先养成博大的胸怀、广阔的视野。这是周先生极高明的一着。半个世纪过去,我作为当年周先生所开《世界通史》学科的课代表,以中文老师的身份退休;多年来从事业余科幻写作、翻译、研究,所关注的内容正与周著《世界通史》开卷所叙暗合,这倒也算件趣事。在很多人看来,科幻与历史,一个着眼未来,一个关注过去,两者风马牛不相及。这其实是对科幻小说的误解。以我之愚见,对自然、人生、宇宙与生俱来的好奇,可以让任何人迷上科幻。以我这个历史系出身的科幻爱好者来说,无非是将视野从人类在地球小舞台上的活动,转向动軘以“光年”计的宇宙大舞台,思其源,观其变,考其未来;把重心从人类的小历史研究转到宇宙大历史的探索上,如此而已。
   

 

台湾科幻作家张纱国先生多年前曾说:“我认为,历史不仅应包括‘过去’,也必须包括‘未来’。包括过去和未来的历史,也必须了解未来,向未来寻找历史的根源。”“科幻小说家都是全史学家,因为他们要探究的是人类整个的精神面貌。”此言很中肯。
   

 

 

您的作品,不论是小说还是诗歌,为什么多以宇宙为背景?
 

19世纪后,拜科技发展之赐,潜伏在人性深处的好奇心和冒险精神,以科幻小说的形式得以充分表现。科幻小说经传统的神怪故事更具理性,更富逻辑,也更有魅力。以宇宙演变为背景的作品,每能将大气磅礴、变化万千的太空风光以及人性深处最伟大或最渺小的层面纤无遗地呈现于现代读者面前,满足他们的好奇心,给他们生存的信心,鼓励他们在探索宇宙的征途中继往开来。阿西莫夫曾云,最伟大的小说将出诸科幻作家笔下。我想,如果此言不虚,那顶桂冠一定会落在描写宇宙大历史的宏篇巨著身上吧?
   

 

20多年前,我的科幻小说《长平血》获得首届世界华文科幻小说奖第二名,《厄斯曼故事》获得台湾《幼狮文艺》征文奖。《厄斯曼故事》是个短篇,也是藉现代科学对宇宙发展史的最新认识而写成的一个“宇宙全史”式的故事,虽然它只获得证文佳作奖;但窃以为从严格意义上的科幻标准而言,它比《长平血》更有分量。我在颁奖典礼的录音讲话中说:“在《长平血》里,我描写的是一个小宇宙-----人的内心世界。这次的《厄斯曼故事》,我选择了一个新的母题,描写的是生生不息的大宇宙,以及渺小的人类在探索宇宙奥秘的征途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伟大精神。也许我的作品并不完美,但是我相信:宇宙和人,这个母题就像人类爱情故事一样,常写常新,值得作家们为之呕心沥血。”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首钢园中关村科幻产业创新中心京ICP备2021017565号-1

版权所有 © 2013    北京正负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首钢园中关村科幻产业创新中心 电话:19910152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