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产业版图
努力书写“宇宙全史” 姜云生 (下)
    更新时间:2013-12-31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人类的个体生命是很短暂的,只有不断追求才得以避免生之恐惧;人类整体的认识能力也有局限,但人类在 克服认知局限性时永不言败的气概,使得生命的辉煌堪与宇宙星空之奇瑰媲美。人之为“万物之灵”,之所以值得骄傲,正在于此。科幻小说作家有义务写好“宇宙全史”,以自己的生花妙笔讴歌那些在探索宇宙奥秘征途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英雄;以科幻作家特有的智慧,在虚拟世界中窥探宇宙人生。苏格拉底说过:“未经审视的生活不值得活。”对人类而言,科幻小说,特别是书写“宇宙全史”的科幻小说,正是人类生活最好的方式。我年轻时研读“小历史”,步入中年后热衷于“大历史”;近年虽很少中文创作,但英文科幻诗歌几乎写越来劲;对国内外科幻小说的发展趋势也时时关注。望七之年,对科幻写作的执著依然如故。愿在有生之年能努力琯出更好看的“宇宙全史故事来。
   

 

读您近年来以英文写作的科学哲理诗,感觉到您你在宇宙大背景下,始终在执着地追问“‘我’是谁?”“‘我’从何而来?”“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就今天整日为票子、工资、房子、儿子……..而忙碌不堪的人来说,这些问题似乎很遥远,但就当今物质生活居然远远优于过去,而人们感觉到的幸福度甚至还要低于过去,抑郁症患者不断增加的现实而言,这些问题似乎又很实际。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小时候住在杭州灵隐寺近旁一个叫“法云弄”的小山村里。去灵隐寺玩耍时,常见一个和尚手中拿把折扇,扇面上有题词曰:“来时糊涂去时迷,空在人间走一回。”觉得很好玩。后来知道这一联出自清顺治帝的《赞僧诗》。后两句是:“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后我是谁?”我学生时代很喜欢哲学,从古今中外的哲学先贤那里得知,“‘我’是谁?”“‘我’从何而来?”“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些问题向来是哲学领域里的热门话题,西方哲人称之为‘Big Question’(大问题);东方哲人因其难解而叹为“万古愁”。顺治帝这两联,恰恰包含了这些命题。
   

 

其实,西哲所谓‘Big Questinon’和中国文人所谓“万古愁”,思考者并非只限于哲学家,帝王、贵族、庶民同样关心,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大家都在思考,都在探索。老托尔斯泰就说过:“不知我是谁,不知我为何存在于此,这样的生命无法忍受。”丹麦王子的“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屈原的“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孔子的“朝闻道,夕死可矣”等等,其内涵侧重不一,但多少都代表了庙堂人士对生命与存在的探索欲求。至于普通老百姓,说的话更直率明白:“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呵?!”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已经被问过无数次,迄今没有一个恰当的答案。对生命感到困惑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以至有不少人因为找寻不到生命意义而厌世自杀,以求解脱;也有不少人从哲学、科学或生活实践中找不到生命的意义而自然而然地求助于宗教。因为找不到答案而希望求助于宗教,毕竟不是出路。宗教只凭冥思,不可信。出路只能寄托于科学基础上的人类理性行为: 观察、实验、计算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归纳和演绎。同时,我们的思路要安突破局限,进行“超常思维”。人类的认识能力固然有限,但屡败屡战,也不失为对生命意义的创建。从这个角度说,我们对生命意义的勃勃是一种很悲壮的努力,是一种挑战,也是寻求生命意义这个问题本身的意义。
   

 

去过杭州灵隐寺的人一定见过大雄宝殿中的一幅对联。上联曰“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下联曰“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什么事“难容”?利害得失,鸡毛蒜皮,东家长西家短;什么人“可笑”?浑身铜臭,鼠目寸光,行为猥琐,思想庸俗的人。我小时候(十岁左右吧),有一次在旷野中面对夜空一天繁星,突然间放声大哭------当时除了内心突如其来的感动,没有任何哭的理由。如今随着天文、宇宙、微观摄影技术的日趋发达,这种被感动、被震慑的机会大大增加了,每当那些距我们数十上百光年的天体-----恒星、星云、星系随着镜头的移动在我面前缓缓旋转,那开关、那色彩,以及形状与色彩后面的终极奥秘…..
 

 

总让我热血沸腾!而我的朋友们-----从科幻作家到主流文学家,反应也都一样:被宇宙自身的壮美深深震撼!宏观世界的壮美在微观摄影中由精美所替代;微生物、细胞、DNA的双螺旋结构之细微精巧同样会让人激动得透不过气来。自然、宇宙何以如此完美,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这问题顿时就会平添几多魅力!
   

 

因为长期研究与宇宙、生命相关的重大科学问题而被称为世界上唯一的“宇宙记者”的美国著名科普作家、《宇宙追求》编辑Fred Heeren,一直鼓励终日缠在日常工作之中的人们摆脱烦琐小事,去思考生命的重大问题。我相信通过这些思考,人能以宇宙之博大,生命之瑰丽奇妙,拓宽视野,充实自己的心胸,在百年短暂的人生中,力争作一个高尚、有趣味、心胸博大的写之“人”。
   

 

进入21世纪以来,人类探索宇宙的进程不断加快。今年5月,在诺贝尔奖获得者丁肁中的主持下,重达七吨的宇宙射线探测器------阿尔法磁谱仪2号(AMS-02)已经飞向国际空间站,开始了人类在外太空对宇宙射线的科学探索,这必将给人类带来重大发现。作为科幻作家,听到这样的信息有什么不同于一般人的特别感觉吗?
   

 

确实,关于阿尔法磁谱仪2号的相关消息,令我特别兴奋。一切科学新发现,新理论,都会引起科幻作家的高度关注。你想想,一个科幻作家不关心这方面的事情,他怎么写科幻?激情从何产生?
   

 

灵感从何而来?我们不能老是写机器人,老是写时光旅行啊。再说,关于反物质的构想,自上世纪30年代提出以来,众说纷纭。到底宇宙间是否存在反物质?那个神奇的反宇宙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又会是什么样的?凡此种种,如今要通过实地观测去证实(或证伪),即便不是科幻迷,也不会对此无动于衷吧。阿尔法碚门类仪2号升空,其结果等于人类再一次用自己的行动自傲地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宇宙居然是可以理解的!(语出爱因斯坦)
   

 

在阅读关于阿尔法磁谱仪2号的相关消息时,也读到很多关于丁肇中人生活的报道。像世界上很多科学家一样,丁肇中从枯燥的数据、实验、观测、思考中获得巨大的快乐。我相信丁肇中即使没有得到诺贝尔奖,他从自己的科学探索中获得的生命欢愉,也是那些“整日为票子、工资、房子、儿子…….而忙碌不堪的人”难以企及,也难以理解的。如果能多少读一点像丁肇中这样的科学家的传记-----即便是简单的生平轶事趣闻,或许也能让我们对真正悟得人生意义、幸福观等大智慧不无启迪。
   

 

150亿年前发生了‘Big Bang’(大爆炸);从最初的原子、分子到今天的人,其间花费了40-50亿年时间。那些具备化学复杂性的系统渐渐演进而成为了“人”。可以如是回答清顺治帝诗中的问题:未曾生“我”时,“我”只是简简单单的原子,经50亿年之修炼方成功人,成了可以理解宇宙奥秘的生物。宇宙和生命的奥秘正在渐渐揭开,最了不起的是,人做到了最不可理解之事------理解宇宙!今天我们说人将在屡败屡战中最终发现生命的意义,这话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1968科学预测、科学新发现起先都是不可思议的,1968年在美国的一次宇宙学会议上,做讨论的教授根据宇宙微波辐射描述了宇宙初诞生时的化学状态,结果引起哄堂大笑。今天回顾我们对宇宙的最新认识,其发展何其惊人!居然宇宙学至今仍处于摇篮阶段,但是我们已经理解了自己所在的太阳系,我们还知道了宇宙的过去、未来。现在,我们又开启了对外太空的探索征程,由此,我们对探索生命意义也更加充满信心。
   

 

人类的个体生命是很短暂的,只有不断追求才得以避免生之恐惧;人类整体的认识能力也有,但人类在克服认知性时永不言败的气概,使得生命的辉煌堪与宇宙星空之奇瑰媲美。
   

 

人之为“万物之灵”,之所以值得骄傲,正在于此。阿尔法大哭门类仪2号升空,其价值之大,怎么说也不为过。而科幻小说作家,则有义务写好“宇宙全史”,以自己的生花妙笔讴歌那些在探索宇宙奥秘征途中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英雄;以科幻作家特有的智慧,在虚拟世界中窥探宇宙人生。我写英文科幻诗歌,也无非想在“宇宙全史”这本大书上增添几行文字罢了,从中得到的乐趣,则远不止区区几块美金的稿酬了!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首钢园中关村科幻产业创新中心京ICP备2021017565号-1

版权所有 © 2013    北京正负极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政企网

客服: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首钢园中关村科幻产业创新中心 电话:19910152382